总裁小说首页

赢8App > 悬疑小说 > 我当阴曹官的那几年最新章节
吴忧,天生阴阳眼,身上自小有两个神秘仙家护持。一番际遇后成为代理阴曹官,得到游走阴阳两界,号令百鬼的能力,开始了他驱鬼诛邪、度鬼救人的历险生涯。 在经历了金都地宫,东北野仙,酆都鬼市,长白邪影,以及一系列曲折离奇、诡异莫测的灵异事件后,通过重重磨难波折,终于挫败了一个酝酿数百年的阴谋,同时发现自己前世竟然是道法高深的狐家野仙。前世的孽缘,今生的重逢,两者选一,是忘却前尘,亦或是...

赢8App

文 / 吴半仙
赢8App

纪云第一个冲了上去,咔一声子弹上了膛,直接就顶在了石棺里那“人”的脑袋上。就听那个“人”妈呀一声,一捂脑袋就趴在石棺上了。“队长别开枪,是我”一个熟悉的声音忙不迭的喊道,我忙跑了过去,手电一晃,我去,居然是李小白,也就是那个小白痴李行文。我一把揪住李小白,把他从石棺里拽了出来,骂道:"妈的你小子咋来了,你还藏棺材里吓人,知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?啊?不是让你回家了么,咦不对,你怎么跑我们前面来了?”纪云也早收起了枪,闻言也问道:"对啊,你怎么跑到我们前面的?”李小白抬起了头,眼睛瞅着纪云对我说:"我想进来玩,我就把我爹甩了,偷偷溜来的,我从那个门那一直走进来的啊,这还什么将军坟,一个鬼都没有,还说我吓唬人,我看这没有棺材盖,我就躺这玩会,你们拿把枪过来吓唬我干啥啊?”说着往旁边一指。

我回头一看,只见我们身后的墓室墙壁上,果然有三道门,中间那道,正是我们走进来的门,左边那扇紧紧关闭的不知道是通向哪里,而李小白指的地方,正是右边那一道门。“你、你从那里一直走过来的?一路上没碰上什么?”我问李小白。“没有啊,就拐了几个弯就到了,难道你们不是从那里进来的。”纪云插道:"我们是从中间的路进来的。”“咦,你们是不是缺心眼,那个岔路口明明写着“逢三进右”,你们没看见?”什么?逢三进右?我瞪着纪云和老赵头,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,我这个正常人加上两个变态,居然左右不分,可是那明明写的是左啊完了,被一个弱智给鄙视了,我明智的闭上了嘴,纪云撇了我一眼,也没吭声,只因我们都深知跟一个白痴争论的下场,他会把我们的智商拉到跟他一个水平,然后再用他无比丰富的经验打败我们,咦,这句话谁说过的,这么耳熟甭管它左右吧,反正我们是进来了,李小白在一边拉着我非要让我带他去找鬼,我没有理他,转过身像模像样的跟着纪云一起查看这石棺,要说纪云这心态就是好,不该纠结的事立马就放下。

这石棺两头各有一个石台,上面各立着一个巴掌大的石盘,看位置各自对应着死者的头和脚,上面依然密密麻麻的刻满了和外面一样的那种怪异文字。除此之外,这墓室里再无他物,这棺椁干脆就是个空棺,什么都没有,看来老赵头他娘还真不在这里,我们思索了一会没有头绪,趁着现在没有危险,我和纪云一起研究起这些文字来。其实这些字乍看起来颇有些甲骨文象形字的感觉,但是又不完全是,有的像是反写的古汉字,有的像是某种图形,我想,既然这是金国的古墓,难道这是当年的女真文?我疑惑的问纪云:"这可能是女真文吧?不少字以前金国不是也有文字么。

”“不对。”纪云摇头,“女真文我看见过,跟这完全就不一样。”“不是说当年刘老道在这儿找到什么宝物么,能超度死尸的,莫非就是这两个石盘?”“这石盘是死物,不可能是什么宝物,我看,蹊跷出在这些字上,说也奇怪,这到底是什么字”老赵头也凑了过来,仔细看了看那石盘上的文字,脸色立刻凝重了起来。“这不是给活人看的,这是鬼书。”我身上一寒:"什么鬼书?鬼还能看书?”“没错,要知道活人是不能直接跟鬼魂对话的,除了请鬼上身之外,还有一种办法能够和鬼神沟通,那就是通过一种特殊的文字,也就是殄文,这石盘上面写的就是一种人和鬼沟通的文字,这是古时水族所创建的,叫做水文,也叫鬼书,属于殄文的一种,按理说早该失传了,没想到在这里居然看到了。

”一听老赵头认识,纪云很高兴,忙说:"既然您认识,那就给我们翻译一下吧啊。”老赵头摇摇头:"正宗的殄文我倒是认识,也会讲,不过这种水文都是很生僻的字,别说现在阳间没人会,就是我们地府里也早就不用这种文字了,我也就是认识几个。”我去,老赵头直接就把自己归到地府里去了,看来他还真没拿自己当活人,难怪刚才那个指路的鬼直接给他指的鬼路。当下纪云拉着老赵头开始研究那些什么水文,李小白显得很无聊,独自坐在地上,一个劲的打量石壁上的那三道门,一副很想冲进去看看的样子。

而我拿着手电在这个墓室里头开始转悠,我总觉得这里应该有点什么。看着看着,我还真瞧出点蹊跷来,按照纪云的说法,这个墓室的确挺怪的,正常来讲,古代的墓室应该有好几件,就像人盖房子似的,总要有正房有偏房,这个墓也一样,分主墓和耳室,而且很多大墓都有很多小耳室,那都是摆放殉葬品的。可是这个墓室里,孤零零的就只有一个棺椁,两个石人,既没有殉葬品,也没有耳室,甚至连碑文祭台都没有,再加上外面那些石门墓道里的僵尸和鬼魂,这倒有点像是我一拍大腿:"老纪,我看出来了,这哪是墓室,这分明就是个监狱啊,你看,这连耳室都没有,也没有陶器啊银器玉器啊什么的殉葬品,这还有俩持剑的石人,我记得书上好像写过”纪云连头都没抬就打断了我的话:"你难道才发现?我进来就发现这像个监狱了,你真慢。

”我翻了个白眼,说:"那是,你老纪是轻车熟路,我可是长这么大头一次下古墓,能看出这几点就够厉害的了,哼哼。”贴着李小白,我也坐了下来,这小子手托着下巴,一只眼睛盯着石壁,另一个眼睛不停的转动着,不知在那想啥呢。我也学着李小白,手托着腮帮子,脑子里开始转动起来。记得刚才在外面姥爷说,刘老道是把那僵尸送到这里的,然后还把原墓主的棺椁移动了,然后把那个什么宝物给僵尸用了。按照他的说法,就算刘老道是按照正确的路进来的,安全的到了墓室,可是这个棺椁分明没有移动过好不好?所谓的宝物,我看也只有那两个石盘,而且在他俩没研究完之前,还不能确定那到底是个什么东西还有,这到底是谁的墓,原墓主的尸骨哪去了?刚才说刘老道还有个名叫刘善人,既然是善人,那他应该不会把人家尸骨扔了吧,蹊跷,真是太蹊跷了。

我刚在这缕出一点点思路,肩膀忽然被人拍了一下,我吓了一跳,回身一看,原来是纪云,只见他满脸得意的看着我,说道:"我明白了,哈哈,我明白了。”“你明白什么了你?”“完颜宗翰!你知道完颜宗翰不?”“粘罕?是不是他?”岳飞传我可从小就听姥爷讲,我当然知道这个完颜宗翰就是岳飞传里的粘罕,金国大将,开国功臣,金太祖阿骨打之侄,本名粘罕,在小说里跟岳飞也没少死磕,怎么,这个墓是他的?“没错,就是粘罕,那两个石盘上的字没认全,不过老爷子认出上面完颜宗翰的字样了,其他的字,有几个还真是安魂镇尸的意思。

”“不会吧,我有个同学就是阿城的,记得他说过粘罕的墓在阿城啊,那叫什么了的,对,金上京府,再说粘罕好像当时是国相吧?不少字还是什么王,他怎么可能会葬在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?”纪云耸耸肩:"那咱就不知道了,不过上面就这么写的。”一边的老赵头也放下了石盘,走了过来,我一看见他就又想起这次来的正事了。“大爷,接下来咋办?”老赵头看了看我:"你想不想把这里的冤魂恶鬼僵尸什么的,都收拾了?”“不想!”我把脑袋摇的飞快,“要收拾你自己去,这可跟我没关系。

”“哦?”老赵头似笑非笑的说,“现在是跟你没关系,不过很快就要跟你有关系了。”“你说什么?啥意思你?”没等老赵头答话,就听妈呀一声,从石棺那传来,我们赶紧跑过去一看,只见石棺底部居然露出了一个大洞,里面是黑黝黝的一个地道。而李小白却不见了。第二十七章水族鬼书第二十七章水族鬼书是,。

小说索引:我当阴曹官的那几年全文阅读,我当阴曹官的那几年最新章节,我当阴曹官的那几年免费阅读,我当阴曹官的那几年,吴半仙小说,悬疑小说
阅读提示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