总裁小说首页

赢8App > 悬疑小说 > 至尊风水师最新章节
校园? 惊悚? 爱恨情仇? 尔虞我诈? yy? 应有尽有…… 请锁住频道《至尊风水师》! 你们的支持!将是小花的无限动力!

赢8App

文 / 花伯伯
赢8App

更新时间:2011-11-30手机那边的女孩,真的是娜娜?仔细想想,如果不是娜娜,她怎么会知道这么多事?就连她准备帮江逸风顶罪的事都知道。要知道,这件事,天知,地知,江逸风知,她知,除此之外,没人知道。除非手机那边的女孩真的是娜娜的鬼魂,不然,她又怎么知道得这么清楚?娜娜的鬼魂,找她和江逸风报仇来了!想到这,沈嘉月吓得魂飞魄散,蜷缩成一团,全身战栗不止,过了好一会才说:“娜娜,求求你,放过我,别害我……”娜娜的声音冷酷无比:“你不要求我,求我也没用的。

你和江逸风,都要下来陪我!很快,我们就能见面了。到时,所有的事情,都要做一个了断。”“不……我不想死!”“闭嘴!谁想死?可是,谁又能不死?”娜娜疯狂大笑,“你想不想知道你是怎么死的?竖起耳朵听吧!”娜娜说完后,沉默了几秒,接着手机里传来一阵凄厉的惨叫声,夹杂着机动车辆极速行驶的声音。沈嘉月听出来了,是她自己在惨叫:“逸风……求求你……不要……”红色标致跑车的发动声,江逸风的怒骂声,沉闷的相撞声,清脆的骨头碎裂声。

种种声音,混合在一起,似乎是江逸风碾压娜娜的情景再现。沈嘉月拼命按住手机的中止键,可怎么也没办法中断电话,索性将手机狠狠地摔向地面。手机四分五裂,可怕的声音终于消失了。“啪!”的一声,灯亮了。星星,小妖,苏雅,都睁开了眼睛,望着尖叫中的沈嘉月,不知所措。“沈嘉月,你怎么了?”“是不是做噩梦了?”星星和小妖起床,走过去探望沈嘉月。沈嘉月挣开了她们的手,穿着睡衣,光着脚丫发疯般地冲出寝室。待她们穿好衣服追出去,哪里还看得到沈嘉月的踪影。

女生寝室楼外是一片漆黑,只听到滴滴答答的雨声,狂骤依然。沈嘉月失踪了。沈嘉月离开女生宿舍时,只穿了件睡衣,没带一分钱,也没带手机,按理说,应该跑不远。奇怪的是,星星和小妖在医学院附近到处寻找,却没有找到一点和沈嘉月有关的线索。女生宿舍的管理员万阿姨说没看到她出去,保卫处的保安、在医学院附近经商的小贩、平时来往密切的同学、她的家人,在她离开女生宿舍后都没有见到过她。也就是说,沈嘉月仿佛一滴水般,无声无息地人间蒸发了,没留下一点痕迹。

这多少有些反常。三天后,沈嘉月的家人决定报警,警方将沈嘉月列为失踪人口,按惯例派了个刑警来医学院调查。苏雅没想到的是,来调查的刑警竟然是冯婧。双方都有些惊讶。“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,苏雅,我们还真有缘,走到哪里都能相遇。”冯婧微微笑着说。冯婧想调和一下女生寝室里的气氛。这里的气氛太压抑了,星星和小妖一脸的悲伤,情绪低落。苏雅却面无表情,冷眼旁观,拒人于千里之外,谁也猜不到她在想什么。“又是你?”苏雅却毫不理会冯婧的热情,微微仰起头,挑衅似的望着冯婧,“怎么不让萧强来?”“萧队最近很忙,来不了,我来也是一样的。

”冯婧知道苏雅在指桑骂槐,对她的侦察水平冷嘲热讽。本来,冯婧也不想接手这件案子。南江市最近的治安很不好,到处有恶性刑事案件发生,刑警们忙得连喘气的时间都没有。身为刑警骨干的她,应该去侦察那些重案要案,这样才有表现的机会,才能立功受奖。可萧强也不知安什么心思,偏偏派她来医学院,调查这么一件小得不能再小的女学生离校出走事件,还说她是女警,对医学院又熟悉,是最合适的人选。没办法,谁让她选择了刑警这一职业,心中再不愿意,组织纪律还是得服从的。

“是吗?”苏雅明显质疑的口气。冯婧知道苏雅的脾气,懒得和她解释,拿出记录本,询问沈嘉月的情况,尤其是沈嘉月出走那晚的情形。“我们也不知道沈嘉月为什么出走。那天,她说要和朋友出去玩,玩到很晚才回来,回来时我们都睡着了。凌晨两点多,她突然把我们吵醒,将手机摔到地上,整个人都疯了一样,拉也拉不住,连鞋子都没穿就冲出了寝室。我和星星赶紧追过去,可她却冒着倾盆大雨往外跑,天太黑,一下子就跑得无影无踪了。她身上又没带钱,孤单一个人,很容易出事。

天亮后,我和星星到处找,问了很多人,都说没见到她。”“和一个朋友出去玩?什么朋友?你们知道是谁吗?”小妖望了一眼星星,犹豫了一下,说:“我们不认识,不过,听沈嘉月讲,那个人很有钱,长得也很帅,经常开一辆红色标致跑车。”苏雅插了一句:“那个人叫江逸风,*的大公子。”“*?”冯婧微微一怔,她知道*在南江市的影响力。近几年来,*风生水起,人才辈出,在政界和商界发展都很顺利,形成一股庞大的力量。“那沈嘉月还有没有其他比较亲密的朋友?”小妖摇摇头:“没有,除了那个叫江逸风的男人,就属我们和她走得最近了。

平时,有什么事,她都会和我们说的。”冯婧问了一些其他情况,没有什么收获。她始终搞不懂,沈嘉月为什么会深更半夜冒雨出走。听小妖说,她把手机摔坏了,难道,她接听到令人无法控制情绪的电话?“死亡铃声!”苏雅望着冥思苦想的冯婧,冷冷地说,“沈嘉月听到了死亡铃声!她现在肯定已经死了。”“死亡铃声?”“是的,死亡铃声,它来了!南江大学四个女生去大塘古村游玩,因为听到了死亡铃声,一个接一个地意外死去,即使躲在不见天日的精神病院也没办法逃脱。

苏瑞在日记里写得很清楚,她听到了死亡铃声,所以才会发生意外。现在,轮到了沈嘉月。那晚,我朦朦胧胧中醒过来了,听得很清楚。沈嘉月听到了死亡铃声,被死亡铃声吓坏了,所以才会拼命地摔坏手机,发疯般地冲出去。这个寝室的人,都会轮到的,小妖,星星,还有我,都会轮到的。”苏雅铁青着一张脸,每个字都仿佛是从她嘴里挤出来的,缓慢而压抑。空气显得特别沉重,让人透不过气来。冯婧勉强笑了笑,说道:“苏雅,别开玩笑了,什么死亡铃声,我听都没有听说过。

”苏雅的脸色冷得吓人:“我没有开玩笑!你没有听说过,只能说明你比较幸运,死亡铃声还没有找上你。南江大学的四个女生,然后是苏瑞,现在又是沈嘉月,信不信由你们!”女生寝室里沉寂下来,电风扇无力地“嗡嗡”转动。良久,还是冯婧打破了这令人窒息的沉默:“好了,我也该走了。苏雅,你能送送我吗?”苏雅看了看脸色苍白的小妖和星星,嘴角浮现一丝不易觉察的微笑,对冯婧点点头:“好的。”两人一前一后走出女生寝室,走到女生宿舍楼的入口时冯婧放慢了脚步,停下来等苏雅。

“刚才,你是故意吓她们的吧。你为什么要这样做?”苏雅站住了:“你能不能不要问这么多,专心做好你分内的事?比方说,找到沈嘉月的尸体。”“你真的认为,沈嘉月已经死了?”“是的。”“你凭什么这么肯定?有什么理由吗?”“没理由,凭我的直觉。”冯婧无语。她不是不相信直觉,在生活中,她也有过很多次依靠直觉断案,而且准确率还很高。据说,股市中的高人,买卖股票并不靠什么技术分析,而是靠他们对股票涨跌的直觉,也就是所谓的盘感。 但身为刑警,她又不能只凭直觉去做出判断。

“苏雅,你陪我一起去找女生宿舍的管理员,好吗?”太阳刺眼,苏雅用手遮住眼睛,遥望着远方的苍穹,若有所思,半晌才回过神来:“好,走吧。”刚才,苏雅那样惊吓同寝室的女生,到底是什么用意呢?难道,她怀疑妹妹的意外和那两个女生有关?冯婧现在越来越摸不透苏雅的心思了。沈嘉月那样一个女孩,不可能从女生宿舍的铁门上翻越出去,肯定是有人给她开门的。也就是说,身为女生宿舍管理员的万阿姨,才是最后一个见到沈嘉月的人。 只是,万阿姨却说她没有看到过沈嘉月,她是否在说谎?她为什么要说谎?万阿姨对冯婧和苏雅的到来显得特别慌张。

“别怕,我只是来找你问点事的。”亮明了身份后,冯婧迅速打量了一下万阿姨的住处。万阿姨的住处很简单,一张单人床,一个小桌子,几个凳子,一台小彩电,还有一些乱七八糟的厨房用具,把这个房子挤得满满的,散发着一股子怪味。“坐吧,坐吧。”万阿姨很热心地给她们倒了两杯茶,只是那杯子里满是黑色的茶垢,看着恶心。冯婧和苏雅接过热气腾腾的茶杯,却不约而同地随手放到了一边,都不想喝。 “我想问问您,您最近有没有看到过这个女孩?”冯婧拿出沈嘉月的照片给万阿姨看。

万阿姨拿过照片,戴上老花镜看了好半天,这才嗫嚅地说:“看到过。”“说说当时的情形。”“前几天的一个晚上,大概十二点左右,下着大雨,她淋着雨,叫我给她开门,放她进女生宿舍。”“有没有看到其他人?”万阿姨摇摇头:“没有,就她一个人。”“之后呢?你有没有再看到她?”万阿姨突然闭上嘴,望望冯婧,又望望苏雅,搓搓手,一个劲儿地干咳。 冯婧和苏雅对望了一眼,显然,万阿姨心中有鬼。冯婧和颜悦色地说道:“万阿姨,您不要有什么心理负担,事实是怎么样的就怎么说,我不会为难您的。

”谁也没想到,万阿姨突然大哭起来:“我的命好苦哇……吃了一辈子的苦,无儿无女,老了没人可怜……”没办法,冯婧只好柔声细语地在一旁劝解。劝了半天,冯婧才晓得万阿姨失声痛哭的原因。原来,她现在孤家寡人一个,好不容易才找到这份比较轻松的工作,怕说出实情,医学院的领导和沈嘉月的家人会怪罪于她,丢了这份工作,所以才坚决否认是她开门放沈嘉月出去的。 冯婧再三保证不会将这件事外传,万阿姨这才说出实情:“那天凌晨,我睡得迷迷糊糊,突然听到一阵门响,是被人用脚踢的那种声响。

我想,这么晚,下这么大的雨,敲门的是不是有神经病?打开门一看,是几个小时前淋着雨进来的那个女学生。当时我就觉得不对劲,我就问她,这么晚有什么事?那个女学生看上去很焦急,不肯进来坐,而是摇着铁门一个劲儿地叫我开门。起初,我觉得这事蹊跷,担心她出事,不肯开门。可那个女学生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,竟然冲进房间来自己找钥匙。 她一边找,我一边劝她,问她有什么急事,不如等天亮后再说,或者先打个电话让朋友帮忙,可她根本不听我的。

找了几分钟,她没找到钥匙,很不甘心,拨了个电话,背向着我,捂着话筒嘀咕了几句,突然放下电话,从桌上抢到一把剪刀,对着我大叫,要我赶快开门!那架势,随时可能扑到我身上来!我吓坏了,只好拿出钥匙给她开了门。外面那么大的雨,她想也不想,掉头就往门外跑。第二天就听说,这个女学生失踪了,生死不明。我怕学校追究我的责任,开除我,只好对他们说谎,我也是不得已啊,我一个孤老婆子,命好苦啊,没儿没女的,你们可怜可怜我,千万不要把这件事说出去……”冯婧安慰她说道:“万阿姨,您放心,我们绝对不会把这件事说出去的。

对不对,苏雅?”苏雅点点头,退了出去。喜欢干净的她,实在受不了房间的那股子怪味。站在门外,苏雅说了两个字:“电话。”苏雅在提醒冯婧,沈嘉月失踪时打了个电话,这是特别关键的线索。其实,用不着苏雅提醒,冯婧已经在询问了:“万阿姨,您还记得沈嘉月拨打的那个电话号码吗?”万阿姨翻出一个旧作业本,说:“那个女学生一走,我就按了下重拨键,把这个电话号码记下来了,你看,有没有用?”冯婧喜出望外:“有用,当然有用!谢谢您了,万阿姨,等找到了沈嘉月,我再好好地谢谢您。

”冯婧记下了那个电话号码,向电信局查询。果然,那个电话号码的主人就是江逸风。冯婧和苏雅是在*的一个公司里见到江逸风的,他在这里挂名当了经理,俨然一副商界老板的打扮,派头十足。简单的介绍后,冯婧开门见山地抛出了问题:“江逸风,沈嘉月失踪了,你知道吗?我想找你了解一点情况。”江逸风显得很惊讶:“沈嘉月失踪了?怪不得她这几天没来找我!”“三天前的凌晨,她离开医学院出走了,下落不明。我想问你,你后来有没有见到过她?”江逸风想也没想,说:“三天前?哦,那天晚上,我把她送回医学院后,回家就睡着了。

后来,就再也没见到过她了。”冯婧盯着江逸风的眼睛,问:“可是,沈嘉月失踪前曾给你打了个电话。”江逸风的眼睛里看不到一丝慌乱:“是啊,凌晨的时候,她还给我打了个电话,要我去找她。那么晚,外面又下着大雨,我才不去呢,叫她回寝室睡一觉,有事明天再说,然后就挂了电话。”冯婧半信半疑:“就这些?”“就这些。两位美女还有什么事想问吗?我是知无不言,言无不尽啊。”江逸风得意地笑笑。没有真凭实据,冯婧拿江逸风没辙,他的家族背景也让冯婧投鼠忌器。

一直没说话的苏雅却笑着说道:“请问江经理,沈嘉月失踪的时候,你住在哪里?能否带我们去参观一下?”江逸风愣了一下,很快就笑了:“没问题,两位美女肯赏光去寒舍,正求之不得啊。你们等一下,我和公司打个招呼就走。”“好,我们在楼下等你。”苏雅拽着冯婧先行下楼。冯婧问道:“真的要去?”“当然,如果我没猜错的话,沈嘉月就是在那里被害的。”“你为什么这么肯定沈嘉月已经死了?而且是被江逸风所谋杀的?”苏雅警惕地观察周围,四处无人,这才低声说道:“我也不知道,反正就是觉得沈嘉月已经死了。

她这样单纯的女学生,既没有钱,长得也不是天香国色,交际圈子又小,值得怀疑的人本来就不多。你刚才问江逸风时,有没有发现什么?”冯婧回忆了一下,摇摇头:“没什么发现。”“你没有发现,他刚才的样子,太镇定了?按理说,沈嘉月是他的女友,听到沈嘉月失踪的消息,他应该惊惶失措、焦急万分。可你看,他实在太镇定了,好像早就知道沈嘉月已经失踪了。还有,沈嘉月三天都没打电话找他,他也没打电话给沈嘉月,你不觉得奇怪吗?而且,他对你的提问,回答得从容不迫,不像是临时想起来的,更像是早就有了标准答案,等着你来询问。

”“啊……”现在回想,当时的情景就是苏雅说的那样,冯婧不由得暗自佩服。虽然,没有苏雅的提醒,她迟早也会想到这些,但苏雅思维的迅捷还是让她吃了一惊。冯婧还想再说,一抬头,江逸风已经开着一辆黑色的奥迪来到了身边,摇下车窗,笑眯眯地叫她们上车。不知怎的,冯婧心中一阵反胃。江逸风笑眯眯的样子,过于阴柔,让她没来由地想到了电视剧中的太监。冯婧和苏雅上了车,坐在后排的座位上,黑色奥迪“嘶哑”了一声,缓缓加速。苏雅四下看了看,突然想起一件事,便问道:“喂,你不是有辆崭新的红色标致跑车吗?怎么又开这辆黑色旧奥迪出来,也不怕丢了你江大公子的脸面?”江逸风瞄了一眼反光镜里的苏雅,说道:“那车子借给朋友开,结果出了交通意外,现在还扣在交警队的停车场呢。

”“是吗?你倒真大方,肯把新车借给别人。”江逸风大笑道:“苏雅,只要你喜欢,别说是一辆车,就是一幢房子,一个公司,我都借给你,怎么样?还有,我们之间的事,你考虑得怎么样了?”冯婧望了望江逸风,又望了望苏雅,一头雾水:“你们两人认识?”江逸风夸张地叫起来:“认识!怎么不认识?冯警官,你还不知道吧,苏雅是我的未婚妻,我们很快就要结婚了,到时请你赏脸来喝杯喜酒。”“未婚妻?”这回,轮到冯婧傻眼了。她的想象力再丰富,也想不到苏雅和江逸风还有如此一层关系。

苏雅没好气地说:“别听他瞎说!什么未婚妻,扯淡!也不照照镜子!”江逸风显得很委屈:“我照了镜子,每天早上都照,没什么问题啊!冯警官,你来评评理,我的长相,对不对得起观众?”冯婧笑了:“哪能呢,江经理是玉树临风、一表人才,不知道有多少女孩子被你迷死。只是,别说我没警告你,这位苏雅可不是一般女孩,不是好惹的,你别拿她来开玩笑。”“开玩笑?冯警官,我真没骗你,她是我的未婚妻。双方家长都见过了,早就说好了,等她一毕业,就嫁给我,订婚的礼金她父亲都收了,是我家祖传的玉镯,传媳不传女,还是我亲手送过去的呢。

”冯婧没话好说了,对江逸风和苏雅的关系,她还真弄不清楚。江逸风说得有鼻子有眼,不像是开玩笑的,何况,苏雅也没有反驳。苏雅冷笑:“你就等着吧!”“我当然等!这个世界上,值得我等的女孩子不多,苏雅你是其中一个。”苏雅不再搭理他,把头扭过去看窗外的风景,心里默默盘算着。

小说索引:至尊风水师全文阅读,至尊风水师最新章节,至尊风水师免费阅读,至尊风水师,花伯伯小说,悬疑小说
阅读提示: